<optgroup id="qdrq0"></optgroup>
<span id="qdrq0"></span>
<ruby id="qdrq0"><i id="qdrq0"></i></ruby>
  •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<ol id="qdrq0"></ol>

    1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
      <ruby id="qdrq0"><li id="qdrq0"></li></ruby>
      1. 歡迎訪問鄭州新世紀材料基因組工程研究院!

        郵箱登錄

        中文

        English

        Copyright?2018 鄭州新世紀材料基因組工程研究院  豫ICP備18030750號-1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 鄭州

         

        掃一掃查看
        手機網站

        >
        新聞中心詳情
        研究院新聞
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科普知識

        《道德經》雜議之“反者道之動”

        作者:
        來源:
        2021/02/04 09:48
        瀏覽量
        【摘要】:

          《道德經》下半部的《德》篇,旨在通過各種比喻,闡述與天道相適應的“無為”之德,讀者有必要通過緊扣“中心思想”,幫助準確理解由于竹簡字數有限、缺乏明晰語法體系的春秋古文。記得胡適在其《四十自述》中,講過他私塾開悟古文的過程中,對古文文義模糊的深刻印象,從而在自己寫古文時,要多一份小心。今人讀古文的主要陷阱包括:古人(甚至現代國人)往往自說自話、不大考慮讀者感受,古文語法、邏輯意識模糊,古今文義偏離,歷史性文獻散失(所以哪怕孔子,考證禮制時都不免感嘆沒有把握),通假借代等等。

          【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。 下德不失德,是以無德。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, 下德無為而有以為。 上仁為之而無以為, 上義為之而有以為。 上禮為之而莫之應,則攘臂而扔之。 故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義,失義而后禮。 夫禮者,忠信之薄,而亂之首。 前識者,道之華,而愚之始。 是以大丈夫處其厚,不居其薄;處其實,不居其華。 故去彼取此?!?/p>

          拙見道篇主題思想主要就是天道自然、無為而無所不為,守弱處低求靜,利乎萬物而不爭。德篇是宣講與天道對應的本心稟賦,師法天道規律,重在無為而成。本章寥寥數句,點明老子“不折騰”理想主義哲學的總綱:即令是德治本身,也是“上德不德”(至德在于不著意修德勸德),循“無為”之本心,既無有為之實(無為),又無目標期盼(無以為),一切順其自然。所以,就德行來說,哪怕啥都不做但存了德治之心,也就降格為“下德”了。

          在老子看來,仁愛(政)志在“入世”,既有修仁之求索,又有行仁治世之目的,因而就偏離了道-德無為之本。而義(宜也)作為行仁的基本準則,其本身就是“為且有以為”。禮作為輔助仁義忠信的制度設計、外表文飾(道之華麗外表),其存在前提就是因忠信缺失而需要逼人就范(攘臂而扔之),就更等而下之了。所以老子與孔子主張的分野,無非一個要“出世”,行不言之教,讓人自化返璞歸真;一個要“入世”、試圖純化世風教化明民。

          【反者道之動。 弱者道之用。 天下萬物生于有,有生于無?!?/p>

          人多以為“反”的意思為往返循環,拙見“反”作為《道德經》的重要哲學概念,與“正”相對,強調的是“道”在動態過程(道之動)中的對立統一關系:反面演化、作用與反作用、南轅可北轍。所以無中可以生有,萬物之多可生于少數存在(有),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?!?如此自然生化過程,很有點宇宙通過大爆炸形成的意思:大爆炸起點之前就是個大黑洞,當時能量與暗能量糾纏在一起,混沌一片,沒有物質,也沒有反物質。大爆炸之后,造成能量與暗能量分離,產生互相分離的物質與反物質,對應于一生二…(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… 繞進二進制初階了),如此等等。所謂“二”也就是陰陽乾坤男女,“一生二”也就對應從無性到有性繁殖過程的演化,由簡入煩、簡單粗暴。

          問題是無生也就無逝,有生必然有死。所以就天道過程而論,“無”是比“有”更高的境界,愈接近“無”愈接近“道”,所謂修道也就是要摒棄紛繁物質欲望,回歸無欲混沌太極。

          因此,道之用也就體現在“天下之至柔,馳騁(駕御,役使)天下之至堅;無有(無形的存在)勝無間(有形的實體存在)。與道相應的德,也就表現為“不言之教,無為之益,天下希(稀)及之”?!惫省百F以賤為本,高以下為基”。事物往往向反面發展,遙遙者易折、皎皎者易污。跳得愈高,跌得愈慘。做人不宜太過功利,凡事應以“淡定”為基。

          【天之道,其猶張弓(射箭)與(歟)? 高者抑(降)之,下者舉(升)之。 有余者損之,不足者補之。 天之道,損有余而補不足。 人之道則不然,損不足以奉有余。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? 唯有道者。 是以圣人為而不恃,功成而不處。 其不欲見(現)賢?!?/p>

          文字并不艱深,但人們理解差異往往還會很大,不免給白話翻譯的不知所云。

          愚見重點在于“張弓”。若把“張弓”按開弓射箭理解,文義立馬暢曉。瞄準嗎,高時下移,低時升舉,左右調整,方可中的。所以,自然過渡到為政大略不宜向極處用力,過分樹立正反典型。哪怕推行“仁義”,追求“德政”,都會物極必反,緣木求魚?;乜纯鬃映珜У闹杏?,大意也無非如此。

          純陽真人說:“人道天道,不過一程,皆是致中和的道理?!?在道家眼里,連無形無質的氣,都要陰陽相沖而和,“沖虛”可以作為很反映道家思想的道號(參見金庸《笑傲江湖》)。

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如果從弓弦力學出發,把弦拉過力學平衡點,它必然試圖向反方向運動,體現“反者道之動”的格物之思。不免感嘆道祖是否穿越到過未來,發展過振動力學、確立過偏微分方程?!

          【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懼之? 若使民常畏死,而為奇(異數)者,吾得執(抓起來)而殺之,孰敢? 常(天之常道)有司殺者殺,夫代司殺者殺,是謂代大匠(木匠)斫。 夫代大匠斫者,稀有不傷其手矣?!?/p>

          有人用今義理解“常有”,不免把司殺者理解為負責殺人的有司,缺了其無可替代司殺職責的道德依據,造成白話譯文了無哲思,味同嚼蠟。

          愚見,老子此處重點強調的無非是天道有常,運化自如,自能揚善止惡,不必人君為其發愁,越俎代庖。所以,統治者應該謹守無為心法,避免代替天道以苛政嚴刑御民,則人民就會生活安逸,愛惜生命。只有在這種情況下,才好遵循天道之常理,除掉極少異數賊民,獲得有效治理。

          所以,常道無為而無所不為,必以愛惜人民使其安居樂業為先,民安懼死才不至于鋌而走險,天下大治可運于掌上,“天網恢恢,疏而不失”。  

        韩日高清无码
        <optgroup id="qdrq0"></optgroup>
        <span id="qdrq0"></span>
        <ruby id="qdrq0"><i id="qdrq0"></i></ruby>
      2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<ol id="qdrq0"></o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
          <ruby id="qdrq0"><li id="qdrq0"></li></rub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