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qdrq0"></optgroup>
<span id="qdrq0"></span>
<ruby id="qdrq0"><i id="qdrq0"></i></ruby>
  •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<ol id="qdrq0"></ol>

    1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
      <ruby id="qdrq0"><li id="qdrq0"></li></ruby>
      1. 歡迎訪問鄭州新世紀材料基因組工程研究院!

        郵箱登錄

        中文

        English

        Copyright?2018 鄭州新世紀材料基因組工程研究院  豫ICP備18030750號-1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 鄭州

         

        掃一掃查看
        手機網站

        >
        新聞中心詳情
        研究院新聞
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科普知識

        向孔夫子學習做老師

        作者:
        來源:
        2021/03/27 14:00
        瀏覽量
        【摘要】:

          讀《論語》,對了解源頭儒學確是至關重要的,應該說,儒學是中華文化遺產最璀璨的部分,一個民族的延續,重要的是其文化傳承,是為民族魂魄。生物學基因造就的僅僅是軀殼,佛教所謂的臭皮囊而已,所以不為諸正大宗教所重視。儒教的主要糟粕在于后世逐漸強化的非人性禮教,宋明一降,越晚越糟。

          孔夫子絕對是天下好老師的祖師爺,他認為老師自己首先要有仁德、有知識、能不斷學習修煉,才可以言傳身教。夫子自道:“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于我哉(圣人謙虛,說自己這方面做的還不夠)?…… 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”?!安辉固?,不尤人。下學而上達。知我者其天乎!”

          他主張有教無類,重視激勵啟發(“不憤不啟,不悱不發,舉一隅不以三隅反,則不復也”。),鼓勵學生放膽言志,喜歡與學生討論聊天。倡導師生以誠相待,批評直接,表揚及時。越是親近的、工作出色的學生,他提點批評的也就越多。就是激烈批評過的宰予(“朽木不可雕也…”),夫子晚年記掛起來,還要把其辯才列在子貢之前:“從我于陳蔡者,皆不及門也。德行:顏淵、閔子騫、冉伯牛(冉耕)、仲弓(冉雍);言語:子我(宰予)、子貢(端木賜);政事:冉有(求)、子路(仲由,季路);文學:子游(言偃)、子夏(卜商)”。

          論辯才,子貢可是響當當的啊。他曾經于齊國計劃攻魯之際,響應夫子號召,游說大國之間,展示過不亞于后世蘇秦之統戰分化大才,解魯難于倒懸,為弱齊滅吳種下因頭,太史公《史記》中有生動記載。

          對冉求這個才藝出眾的管理大才(“求也藝”),他也批評其要注意“君子周急不濟富”,還鼓勵過弟子們一起聲討他配合權臣季氏聚財的行為:“非吾徒也,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”??芍^敲響鼓用重錘。當冉求表示:“非不說(悅)子之道,力不足也?!?夫子就開導他做志士仁人,關鍵在于有心向仁(儒教之大道)、致力踐行:“力不足者,中道而廢。今女(汝)畫(畫地自限)?!?孔夫子之所以這樣鞭策冉求,在于其對冉求才氣十分肯定,例如在回答子路如何“成人”(達到修身而立的境界)時,子曰:“若臧武仲之知(智),公綽之不欲,卞莊子之勇,冉求之藝,文之以禮樂,亦可以為成人矣?!?/p>

          他對極其信任的學生子路,更是反復直面提醒其注意學會適當變通,要有所取裁:“由也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(裁)” 聽到子路瑟聲剛勇殺伐,就評論道:“由之瑟奚(豈)為于丘之門?”(聽這瑟聲,這哪像我的學生?)。但當注意到門人不敬子路,夫子馬上說:“由也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?!?子路已經是登堂的好學生了…)。

          教子路修身:“修己以敬。修己以安人。修己以安百姓。修己以安百姓,堯舜其猶病諸!” 修身向仁恭禮的目的,就是成就君子品行,安人,安百姓,“先之,勞之”(率身先勞,先難后獲,先行后言),才會安民心安天下,即令對于堯舜而言,完全做到這些,也是難能可貴的。

          教訓起子路來直接如斯:“由!誨女(汝)知之乎?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不知,是知也?!?仲由,教過你什么叫作“知道”吧?!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這才是求“知(智)"之道呀。

          表揚起子路時,激賞之情,溢于言表:“由也果 …… 片言可以折獄者,其由也與(歟)?……由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其賦也…… 衣敝(破)缊(yun4,粗麻布)袍,與衣狐貉者立,而不恥者,其由也與(歟)?‘不忮(害)不求(貪),何用不臧(善)’?…… 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從我者其由與(歟)?”

          子路與孔夫子下面這段對話,透出多少師生間的親近直爽!

          子路問夫子:“衛君(衛出公輒)待子而為政,子將奚(何)先?”

          夫子:“必也正名乎!”

          子路:“有是哉,子之迂也!奚其正?”

          夫子:“野哉(粗人啊)由也!君子于其所不知,蓋闕如也。名不正,則言不順;言不順,則事不成;事不成,則禮樂不興;禮樂不興,則刑罰不中;刑罰不中,則民無所措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無所茍而已矣?!?/p>

          朱熹注:“迂,謂遠于事情,言非今日之急務也。野,謂鄙俗。責其不能闕疑,而率爾妄對也”。

          愚以為“野哉”,言子路不太懂君臣間禮數規矩:君待臣以禮,臣才好事君以忠,君上不給名分,自己怎好做事?“不在其位,不為其政”是也?!坝亍弊饔亻?、迂腐更合適“子~其(之)~迂”之修飾邏輯。迂雖有“遠、曲”之義,說夫子你扯遠(繞遠)了,本身雖通,但似難以呼應后面“怎么才算正名”之問。當然,按“老師,您別過分迂腐,名分問題,等以后再說吧”,也通。這樣一個單字就可以解出一大片意思了。所以,現代漢語的主要進步在于比較多的詞組出現,減少了不少歧義。如果將來進一步固化多音節標準詞組,搞個像“高麗、安南”那樣的漢語拼音化方案,也就不難了。

          就是乖學生顏回,夫子雖然稱贊他“不違如愚”,并通過觀察發現其理解力超強:“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,回也不愚”。認為其最理解自己的教義: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,唯我與爾有是夫”!但還是會為缺乏與其互相啟發感到遺憾:“回也非助我者也,于吾言無所不說(悅)”。說與他聊天不太有勁:他不會像子夏那樣,于互動中對自己有所啟發(“起予者商也!”);不會像子貢那樣能夠立馬回應(“賜也,告諸往而知來者”),可以乘興頭一起侃《詩經》啊(“始可與言《詩》已矣!”)!想想也是,當你面對一個只會點頭哈腰說“明白”的學生時,真的會感覺很爽嗎?

          對通達的學生如子貢、仲弓,可以直擊“忠恕”大道精髓:“己欲力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”(忠);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(恕)。對魯鈍的曾參要直接灌輸“吾道一以貫之”。對鈍而好學的樊遲,要循序漸進,樊遲三問時才涉及“仁者愛人”的主旨。雖然對樊遲問農事,老爺子覺得不是君子要務,說“吾不如老農”,回頭還感嘆“小人(細民)哉,樊須也”。但對他問及崇德、修慝、辨惑,立馬鼓勵說:“善哉問!善其切于為己。先事后得,非崇德與?攻其惡,無攻人之惡,非修慝與?一朝之忿,忘其身,以及其親,非惑與”?

          孔夫子有教無類,認為:“人潔己以進,與(助)其潔也,不保其往也。與其進也,不與其退也,唯何甚!” 只要有向善之心,就要鼓勵,不追其既往,不逆其將來,可謂煥發大舜逸風,仁至而義盡矣。

          從其十分賞識顏回仲弓,也可見孔夫子不勢利的品德:

          子曰:“賢哉,回也!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。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”

          透過肯定顏回安貧樂道,折射自己富貴不淫、威武不屈的人生態度:“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,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而正焉,可謂好學也已”。夫子自道:“飯疏食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?!?/p>

          《論語》記載孔子對顏回人前背后,稱許有加?!咀又^子貢曰:“女(汝)與回也孰愈(勝)?”

          對曰:“賜也何敢望回?;匾猜勔灰灾?,賜也聞一以知二?!?/p>

          子曰:“弗如也!吾與(同意)女弗如也?!薄?/p>

          可惜顏回早逝,未有施展才華的機會。在《論語》里,也沒有記載他什么學習心得。即使追隨夫子周游列國,由于不順利,也沒有關于其顯山露水事跡的記載。就連老師遇到危險之際,也找不到他的身影,讓夫子擔心他是否遇難了,顏回的回答是他躲起來了,以防止沒人給老師料理后事(“慎終追遠”很重要),見《論語》有關對話。后世儒教對顏回的推崇,主要在于孔夫子的肯定。如:【哀公問:“弟子孰為好學?” 孔子對曰:“有顏回者好學,不遷怒,不貳過。不幸短命死矣!今也則亡,未聞好學者也?!薄???梢娮鰝€好老師,門下出些有悟性、有收獲的可造之才,看漫山桃紅李白,才是上蒼眷顧、教育生涯最大的幸事!

          孔夫子對仲弓(冉雍)之德行,很是稱許?!墩撜Z》記載:【或曰:“雍也仁而不佞(能言善辯)?!弊釉唬骸把捎秘?御人以口給(口齒伶俐嗆人),屢憎于人(多遭人厭惡)。不知其仁(雖然他還沒有達到至仁境界:在孔夫子心中,仁是君子德行的最高境界),焉用佞?”】

          表示德行比口才重要?!咀又^仲弓曰:“犁牛之子髐(xing1)且角,雖欲勿用,山川其舍諸(山川之神舍得不用之嗎?傳統祭神要實實在在地供奉,華夏諸神與希臘諸神差不多,馬屁提神、納賄幸福)?”】

          按朱熹注:“仲弓父賤而行惡,故夫子以此譬之。言父之惡,不能廢其子之善,如仲弓之賢,自當見用于世也?!?/p>

          在這里,孔夫子用形象的比喻,贊美自己這個出身不好、父不賢而繼母惡的學生,卻是德行表率:就算是花色耕牛也可以生出色純角正、適用于祭神的紅牛來啊(怪不得吾鄉紅牛肉自詡天下第一啊!)。不免為牛,這個對人類貢獻至大的馴化動物,生須臾之浩嘆:

          牛,

          花色的,

          去耕地吧,

          末了,

          皮進了盔甲,

          為清湯奉上骨頭。

          幸運的,

          角正純赤,

          榮,

          祭獻廟堂,

          熱的是血,

          嫩的是肉…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------邵老師隨筆

        韩日高清无码
        <optgroup id="qdrq0"></optgroup>
        <span id="qdrq0"></span>
        <ruby id="qdrq0"><i id="qdrq0"></i></ruby>
      2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<ol id="qdrq0"></o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qdrq0"></acronym>
          <ruby id="qdrq0"><li id="qdrq0"></li></ruby>